私有化退市的前程无忧,前途还能“无忧”吗?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新盟财经

一年之内三次启动私有化进程,如今靴子终于落地。

3月1日,前程无忧(JOBS.US)发布公告称,已签订与Garnet Faith Limited的合并协议。

根据修订后的合并协议,每ADS的收购价格从79.05美元降至61.00美元,降幅29.51%,对应公司的股权价值约为43亿美元。该笔私有化交易预计将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。

历经波折,前程无忧美股之旅18年已然结束,后续是顶住压力讲出新故事还是就此黯然离场?一切还未可知。

01 内忧与外患

彼时互联网行业方兴未艾,做线上招聘的堪称凤毛麟角。前程无忧,和中华英才网、智联招聘堪称三巨头,它们进入互联网的时间甚至早于BAT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在线招聘市场都被这三巨头占领,它们用大笔的资金,将报纸、招聘会、人才市场等各种线下渠道的招聘信息搬到网站上,完成了招聘行业的线上迁徙。

而招聘行业更是形势一片大好,在短短几年之内,前程无忧就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,成为了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企业第一股。
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移动互联网开始起步,在线招聘用户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,Boss直聘、猎聘等新玩家受到瞩目,对老牌巨头形成了挑战。

与之相对应的营收也随之下降,2019年,前程无忧营收规模同比仅增长6%,2020年出现负增长近8%。

然而从最新的财报数据便能窥见,前程无忧大手笔的投入并未对业绩产生实质性的帮助。

复杂而跌宕的发展无法阻挡业绩的持续下滑,面对新玩家的虎视眈眈,前程无忧在角逐之后黯然退市,完成私有化。

02 疯狂的角斗场

事实上,在线招聘这场战争,在前程无忧退场之前,就已经把号角吹响。

根据前瞻经济学人报告,2020年,前程无忧、Boss直聘、猎聘三家头部公司的市场份额占据了整个在线招聘行业的70%。其市场份额分别为:34.2%、18.0%、17.3%。

不同于前程无忧主要发力于B端,Boss直聘最鲜明的特点莫过于“直聊”。

2016年boss直聘就推出即时沟通功能,为求职者和招聘者搭建沟通渠道,在一众线上招聘企业斗得你死我活之时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
这一功能前程无忧在2020年中才正式上线。

截至2021年6月30日,boss直聘服务企业721万家,其中中小企业占比83.6%,数字化的技术优化让boss直聘逐渐走向盈利。2021年三季度,BOSS直聘营收12.11亿元,同比增长105%;净利润2.86亿元,同比增长746.63%。

这是BOSS直聘上市以来继2020年第三季度的3380万元之后第二次实现季度盈利。

相比之下,猎聘则更看重中高端人才市场,为职业经理人、猎头构建桥梁,其利润率也一直处于行业高位。然而,猎聘的在线招聘模式依旧严重依赖b端,这就导致它在盈利方面的欠缺。

数据显示,很长一段时间内猎聘的净利润一直徘徊在个位数。根据2021年三季度财报,其营收6.8亿元,经调整经营利润1.4亿元,归母净利润为7472.7万元。对比boss直聘仍有很大差距。

本就激烈的战场,如今还出现了不少的颠覆者。

脉脉虽身处职场社交赛道,但作为众多职场人的根据地,职场的风吹草动都能够很好被捕捉到。例如B站员工猝死、字节跳动员工猝死等事件,最早就是由脉脉传播。

借助自身优势,脉脉开通了“企业点评”板块,以职场社交为起点,开始尝试颠覆在线招聘行业的格局。

数据显示,很长一段时间内猎聘的净利润一直徘徊在个位数。根据2021年三季度财报,其营收6.8亿元,经调整经营利润1.4亿元,归母净利润为7472.7万元。对比boss直聘仍有很大差距。

本就激烈的战场,如今还出现了不少的颠覆者。

脉脉虽身处职场社交赛道,但作为众多职场人的根据地,职场的风吹草动都能够很好被捕捉到。例如B站员工猝死、字节跳动员工猝死等事件,最早就是由脉脉传播。

借助自身优势,脉脉开通了“企业点评”板块,以职场社交为起点,开始尝试颠覆在线招聘行业的格局。

数据显示,2021年脉脉的招聘服务链接了718万职场人,服务了3000家雇主品牌,这一数字较去年同比增长200%,招聘商业收入则较去年同比增长了259%。强势的成长速度无疑昭示着社交招聘的势头之猛。

一些年轻人活跃的社交阵地同样打起了在线招聘的主意。今年1月份,快手推出蓝领招聘平台“快招工”,开始利用自身用户优势在细分赛道发力;不久前58同城将旗下“赶集网”改为专注招聘市场的“赶集直招”,将直播招聘作为资深的核心竞争力。

群雄逐鹿,在线招聘的王座之争趋于白热化,但横向来看,目前并没有哪家企业具有绝对的竞争优势。缺乏核心壁垒的情况下,谁能摘得桂冠还未有定数。

03 前程无忧,前途堪忧?

公开资料显示,收购前程无忧的一个投资财团包括德弘资本(DCP Capital Partners II, L.P.)、欧翎投资(Ocean Link Partners Limited),以及公司CEO甄荣辉及公司最大股东Recruit Holdings Co.。

此前有知情人士表示,作为协议的一部分,甄荣辉将持有公司约45%的股份,Recruit Holdings Co.将持股约40%左右。知情人士称,在收购完成后,德弘资本和欧翎投资的合计持股将不超过9.99%。

此次私有化退市,让市场对于前程无忧的前途又多了几分好奇。

2020年7月,甄荣辉曾表示,公司在认真考虑回国上市,后续是在香港还是上海,主要取决于相关政策。

私有化退市后若能在国内成功上市,前程无忧不仅能够提升其企业价值,改善融资力,更能借助上市机会进行资源的重整优化,开辟一片新天地。

但重新上市谈何容易?

相关专业人士表示,中概股回归大潮之下,后来者很难再有此前的稀缺性待遇。前程无忧目前最大的优势是性价比,但这一优势在资本市场又有多少话语权尚未可知。

另一方面,这种批量下载求职者简历、提供信息展示的招聘模式也有信息泄漏的风险。

2021年3月,前程无忧因大量简历流向黑市遭央视3·15晚会曝光;

种种行为都在加剧前程无忧的信任危机。

数据和信息的安全问题是招聘网站万不能触碰的红线。在资本眼中,一旦出现此类问题,就会给公司经营增加不确定性。前程无忧频发的数据安全问题,也让其能否顺利转板充满了变数。

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,前程无忧被监管点名批评,可以看出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不强,对于用户隐私保护不够重视,同时,企业对于产品的设计水平、隐私与业务的独立性方面带有一定缺陷,企业没能在两者间做好平衡,这也是其被诟病和批评的一个重大原因。